“我要活到藥品上市的那一天”——聆聽晚癌患者的心聲

2018-12-12    瀏覽:10     信息來源:遠大醫藥

發布時間:2018-12-12 08:40 來源:湖北日報

湖北日報全媒記者 崔逾瑜 胡蔓 通訊員 魏薇

  “曲線”求藥絕處逢生

  在被確診為肝癌的瞬間,肖先生的世界就像翻了一個跟斗,茫然、無助,迷失了方向。

  按照常規治療方法,急切地進行兩次介入栓塞后,肖先生的病情并無好轉跡象。去年底,復查發現,肝臟內腫瘤有變大趨勢。

  “恐怕熬不過6個月。”面對醫生的坦誠,肖先生的妻子不甘心,從海量的醫學前沿雜志、國際網站中查尋救治方法。

  23個日夜的煎熬,一種名為“釔90”的肝癌治療藥進入視野。這是一種只會放出β射線的放射性同位素,跟放射治療中“殺敵一千,自損八百”的伽馬射線不同,β射線對組織的輻射距離最遠不到10毫米、平均則為2.5毫米。也就是說,釔90通過微球植入人體后,對于周邊2.5毫米以內的腫瘤細胞有很強的殺傷力,而超過此范圍影響力就遞減,故對腫瘤鄰近的正常細胞傷害性相對較少。它的放射能量在植入人體1周后會自然衰減掉84%,兩周后剩余不足3%,對周圍環境與人員的輻射傷害可降到最低。

  釔90微球已在全球47個國家和地區應用,其中包括世界公認最為嚴苛的美國食藥監局上市前批準。然而,遍尋各大醫院,肖先生卻得到一個致命答案:暫未引進。

  為了抓住生機,肖先生和妻子決定前往香港。在那里,這項技術已無壁壘。

  今年2月,在健康顧問公司的幫助下,肖先生入住香港一家醫院。次日,他接受了釔90治療前最為關鍵的模擬測試。

  測試非常成功!長久的悲觀頓時消散。釔90的正式治療異常順利:第一天,植入;第二天,掃描;第三天,結果顯示,微球體均勻地分布在肝腫瘤血管里。肖先生當即出院。

  兩個月后,復查顯示,腫瘤已大大縮小。

  這并非個案。晚期肝癌患者劉先生也有大抵相同的悲喜軌跡。在香港接受釔90放射療法后,其最大腫瘤體積縮小2/3,兩個稍小的結節已消失。

  “關山”阻隔峰回路轉

  赴港治療的成本無疑是昂貴的,至少30萬元醫療費,還有食宿、交通、陪護等隱形費用。“在與死神的賽跑中,我們好歹贏過了這場無聲比賽。”深切感受到死生轉換的肖先生,暗自慶幸。他坦承,對于絕大多數肝癌患者而言,赴港治療是個“奢侈品”,沒有堅實的經濟基礎作后盾、沒有扎實的人脈關系,診療只能望洋興嘆。

  肝臟是一個“沉默”的內臟,沒有神經,不會疼痛,很多肝癌患者發現時已是末期。每年,我國因乙肝導致肝硬化、肝癌而死亡的患者約26萬人。

  在武漢,武漢大學移植醫學中心聚集著來自全國各地的肝癌患者,他們最渴盼的是能找到配型成功的供體,以盡快接受肝臟移植。這家承載著全國“心臟死亡器官捐獻供體移植”總量1/10的機構,也回避不了一個殘酷的事實,僅有極少數幸運兒能夠等到救命的肝臟,絕大多數患者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死神的悄然降臨。“這是一個不忍觸碰的現實。”中南醫院腫瘤放化療科主任醫師、教授周福祥表示,曾對釔90有所耳聞,如果這種全新的治療方法能夠引進,或許能讓那些不能手術的患者多一種選擇。

  近年來,中國科學院院士劉允怡與北京協和醫院毛一雷教授,一直致力于把釔90微球引入中國,造福更多肝癌患者。然而,全球僅有的兩家釔90生產企業,并不著急進入中國市場。

  不過,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是,省藥監局相關負責人透露,我省藥企遠大醫藥已跨出國門,成功收購這兩家中的一家,獲得釔90微球的所有權。目前,該公司正著手向國家藥監局申報上市。

  “藥之落差”期待補綴

  釔90微球的峰回路轉,拋出另一個殘酷的現實。

  武漢同濟醫院一位治療癌癥的專家坦言,我國人口眾多,病例很多,所以在一些細分的醫學領域,醫療技術并不比國際先進水平差,甚至有些技術能夠獨步全球,但必須承認,在癌癥治療領域,中國和發達國家的差距主要是藥。

  在他看來,一方面,我國對單抗新藥的研發比較落后;另一方面,進口抗癌藥的審批流程較長。因此,市面上的主流藥物基本是在國際抗癌藥專利過期后仿制的,治療效果也稍遜一籌。

  據相關機構研究數據顯示,我國在2010年至2014年全球癌癥新藥可及性的排名遠遠不及美國和英國等發達國家,甚至低于印度,同期49種新藥僅有6個在中國上市。

  隨著國人對抗癌藥需求的增多,去印度求藥、海外代購屢見不鮮。

  兩年前,武漢女孩小欣為了給患乳腺癌的母親求得一種名為“帕妥珠”的靶向藥,多次前往香港,或請人從印度代購。然而,費盡周折買回來的藥,只能在家偷偷注射。

  事實上,自主購買的抗癌藥若無醫生指導使用,始終有風險,且療效大打折扣。“真希望我們最終能在國內醫院,用上救命藥。眼下,我們要做的,就是撐著,活到藥品上市的那一天。”在中南醫院肝膽研究院病區,患者們的眼神里閃爍著希冀和企盼。

top
久久99热只有频精品6